越城区围棋协会  柯桥区围棋协会  上虞区围棋协会  诸暨市围棋协会  嵊州市围棋协会  新昌县围棋协会  店口镇围棋协会
首 页 协会概况 新闻动态 通知公告 赛事活动 赛事报名 行业管理 围棋文化 越人棋事 查询系统 资料汇编 荣誉墙
 
绍兴古城文化的宏观透视与思考
 时 间:2017-11-27  人 气:606  发布单位:绍兴围棋协会  信息来源:陈国灿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绍兴古城文化的宏观透视与思考

陈国灿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摘要:作为一个有着2500年历史,至今仍充满活力的文化古城,绍兴不仅是中国城市持续发展的一个典范,

也在很大程度上诠释了地方文化得以经久不衰的成功之道。可以说,绍兴古城文化基于都市文明而又超越了

都市层面,基于地方文化而又超越了地方意义。因此,认识和把握绍兴古城文化,不能停留于对有关现象的

具体考察和梳理,更需要从贯通古今的宏观视野出发,就其本质属性、内在结构和外化形态作整体分析和价

                                       值评判,并以此思考现实环境下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发展问题。

  

一 “二元特质”:绍兴古城文化的本体属性

从历史的角度讲,绍兴古城文化是围绕两个内核积淀和传承的:一是城市形态;一是地方文明。前者决定了绍兴古城文化是一种典型的传统都市文明范本;后者意味着绍兴古城文化也是地方文化的一种载体和标志。

绍兴古城文化是传统都市文明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不断积淀和发展的产物。从先秦时期勃然而兴的越国都城到秦汉时期默默无闻的边陲县邑,从六朝时期商贾云集的东南都会到隋唐时期相对沉沦的地方治所,从吴越政权的雄州东府到南宋王朝的繁盛陪都,从明清时期的传统府城到晚清以降的近代都市,绍兴城的发展演变过程既展示了不同历史阶段的城市形态及其特点,也反映出这些城市形态之间的历史传承与内在联系。尽管历史上每个时期城市的具象形态已被后一个时期的城市所取代,但其文明内含以文化传统的方式得以保存和延续。可以说,绍兴古城文化不仅仅是一个城市的历史遗存,更是多种城市形态的文化积淀,是中国传统都市文明的“活化石”。

另一方面,每个城市的兴起、发展和演变与所在地区的社会环境和文化传统是密切联系的。如果说绍兴地方文明孕育了绍兴城的源起和成长,那么绍兴城的发展浓缩了绍兴地方文化的历史轨迹,集中体现了不同时期绍兴文化的地方特色。从纵向角度来看,绍兴城的演进过程折射出绍兴地方社会和文化的历史发展道路。越国时代山阴城的修筑,标志着越国崛兴所带来的绍兴地方史上的第一次大规模社会开发;秦汉时期山阴城沦为边地县邑,反映了绍兴地区进入以中原为核心为的大一统帝国体制之后,由于政治地位下降而导致的社会发展的相对低落;六朝时期会稽郡城崛起为东南地区重要的商贸中心,其背后是空前规模的地域开发热潮和北南文化融合;唐宋之际越州城的活跃和绍兴府城的繁荣,实际上是绍兴地区在长期开发和发展的基础上,厚积薄发,实现地方社会全面飞跃的结果;明清两代绍兴城的平稳发展,表明地方社会传统形态的日趋成熟;晚清以降绍兴城市的艰难转型,正是绍兴社会近代化曲折进程的写照。

从横向角度来看,绍兴城的历史形态是不同时期绍兴地区社会和文化状况的缩影。先秦时期的越国都城属于原始城堡向传统城市的过渡形态,其特点是部族聚落与地域社会的二元组合。与之相对应,此期的绍兴地区正处于由原始农耕社会到传统农耕社会、由部族文化到地域文化的演变。汉唐时期的会稽郡城和越州城属于典型的早期郡(州)县城市形态,其特点是强烈的政治特性和对农耕文明的依附性。与之相对应,此期的绍兴地区经历了由“化外”蛮夷之地到“化内”文明之邦的转变,在中原文化的影响和带动下,逐渐成为发达的权威社会和农耕文化区域。唐宋之际绍兴城的兴盛,其实质是突破原有政治和农耕特性所构成的限制,经济、社会和文化功能显著增强,从而形成相对独立的都市文明体系。与之相对应,此期绍兴地方社会的飞跃,不是对中原农耕社会发展道路的简单仿效和承接,而是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传统的农耕社会模式,由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走向依托市场的商品经济,由士人阶层主导、“雅”“俗”分离的精英文化转向以市民文艺为核心、“雅俗共赏”的大众文化。近代绍兴城的转型是在外力冲击下展开的,呈现出新旧交织的特点。与之相对应,此期绍兴社会经历了被动的近代化进程,处于“半截子”近代化的状态。


图1 绍兴府城图(乾隆《绍兴府志》

二 “三个层面”:绍兴古城文化的基本形态

绍兴古城文化内含丰富,形式多样,其中既有具象层面的物化形态,也有抽象层面的精神形态,还有物化与精神相结合的生活形态。

就物化形态而言,绍兴古城文化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城市形制。两千多年来,虽然绍兴城的具体形态处于不断变化之中,但其水乡都市的基本风格一直得以延续,并日益突出和强化。如果说当初越王勾践将都城修筑于会稽山北麓平原是为了突破会稽山南狭小盆地的有限地域空间,并通过对山会冲积平原的开发以迅速恢复和增强国势,那么对于后世绍兴城来说,水逐渐成为城市形态的最基本的要素。湖海相临、河网密布的地理环境,造就了绍兴城鲜明的水乡特征:傍湖而立,依水布局,沿河成街,以舟通衢。星罗棋布的大小湖泊,纵横交错的长短河流,不仅使绍兴成为一座名符其实的“水城”,而且将山水、名胜、古迹、园林、路桥联系在一起,使城市与乡村,建筑与绿野,道路与河流互相交织,互相渗透,互相辉映,呈现出人文与自然融为一体的都市风貌。二是建筑风格。水的环境也造就了绍兴城独特的建筑形态。“三山万户巷盘曲,百桥千街水纵横”。依水而建的民居,前街后河的店铺,临河而成的街市,千姿百态的桥梁,使繁华的都市呈现出“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性画面。三是人文古迹。悠久的历史为绍兴城留下来了丰富多彩的文化遗存,除了前面提到的城制古迹和传统建筑,还有众多人文古迹,包括各种文化遗址、名人故居、社会遗迹等。这些古迹以物化的方式,为后人展示了不同历史时期绍兴文化不同侧面、不同层面的活动形态和文明内含。

就精神形态而言,作为传统都市文明和地方文化的综合载体,绍兴古城文化集中体现了绍兴人的文化性格和人文精神。在文化性格方面,最为突出的是“刚性”、“柔性”、“灵性”的有机结合、相兼相济。所谓“刚性”,不是逞勇蛮干,而是刚正坚毅、百折不挠的“气劲”,由此形成了地域社会的精神内核和文化活动的价值取向;所谓“柔性”,不是软弱胆怯,而是弛张有度、善于应对的“韧劲”,由此形成了地域社会的水乡性格和文化活动的行为特征;所谓“灵性”,不是投机取巧,而是机智灵活、因势而变的“巧劲”,由此形成了地域社会的发展道路文化活动的活力机制。与这种文化性格相联系的是“求实致用”的人文精神。有人将江南文化的“求实致用”精神归结为“有用即真理”的实用主义,这是很大的误解。“求实致用”的实质在于注重实际、求真务实,是一种现实主义精神,其价值核心有三方面:一是开放包容,以平等的视角、自主的意识、包容的态度,来看待和认识一切文化;一是灵活变通,基于自身的需要,不仅善于吸收其他文化,也善于改造其他文化;一是开拓创新,不守陈规,不蹈旧矩,根据时势的变化,积极探索,不断前行。至于人们常说的绍兴人吃苦耐劳的忘我精神、卧薪尝胆的胆剑精神、不安现状的冒险精神等,实际上都是“求实致用”现实主义精神的具体体现。

就生活形态而言,绍兴古城文化主要表现为水乡环境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意识,包括衣、食、住、行等方面的传统习惯与生活观念,婚姻、丧葬、交往等方面的礼仪规范与价值观念,家庭、宗族、聚落等方面的活动组织和社会观念,节日、娱乐、信仰、风尚等方面的民间习俗与人生观念。事实上,生活形态是绍兴古城文化最为丰富多彩、最为生动鲜活,也是最具地方性和现实性的层面,它以各种形式渗透于绍兴人的日常生活之中。

三 “四种视角”:绍兴古城文化的价值评判

对绍兴古城文化的价值评判,实际上是如何给予恰如其份的定位问题。这里涉及到两个层面:一是基于绍兴古城文化的哪些内含和特征来进行评判?一是从什么角度出发来作出评判?由于绍兴古城文化内含丰富,特征多样,在不同的时空环境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有着不同的影响,因此,我们对其进行价值评判应采取整体思维,从不同的视角来加以认识和思考。

从地方视角来看,对绍兴古城文化的价值评判关键在于弄清其在地方文化体系中所处的地位。这方面可概括为三点:其一,绍兴城的历史演进反映了地方社会贯穿古今的独特的发展道路;其二,绍兴城既是地方文明发展的产物,又是地方文明的聚合体和活力内核;其三,绍兴古城文化是绍兴传统地方文化的缩影和标志。简言之,绍兴古城文化首先是属于绍兴的,可以说是“绍兴之绍兴”。

从区域视角来看,对绍兴古城文化的价值评判关键在于弄清其在江南区域文化体系中所处的地位。这方面可以概括为三点:其一,绍兴古城文化是江南传统都市文明的一种典型形态;其二,绍兴古城文化代表了江南文化古今演变的一种模式和道路;其三,绍兴古城文化是历史上江南地区的主流文化之一。也就是说,绍兴古城文化在江南区域层面有着特定的意义,属于“江南之绍兴”。

从全国视角来看,对绍兴古城文化的价值评判关键在于弄清其在中华文明体系中所处的地位。这方面可以概括为四点:其一,绍兴古城文化代表了中国传统都市文明的一种重要形式;其二,绍兴古城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是南方历史文明的一个代表,反映与中原文明不同的特质和特色;其三,绍兴古城文化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明显受到中原文化的影响,反映了南北文化交流与融汇的基本方式与路径;其四,绍兴古城文化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特征的典型地域形态。换言之,绍兴古城文化在中华文明体系中有着特殊的价值,属于“中国之绍兴”。

从世界视角来看,对绍兴古城文化的价值评判关键在于弄清其在中外文化交流和世界文明体系中所处的地位。这方面可以概括为四点:其一,绍兴自古以来一直走在我国对外开放和中外交流的前沿;其二,绍兴在中国文化对外传播和中外文明融合活动中扮演了积极和重要的角色;其三,绍兴古城文化是世界范围地域文明和民族文明的一种标志性范本;其四,绍兴古城文化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世界都市文明体系中一种独特形态和发展道路。可以说,绍兴古城文化在不少方面已超越了区域和国限层面,具有“世界之绍兴”的意义。

四 “五点思考”:绍兴古城文化的当代

传承与发展

任何一种历史文化的研究,都包含两个基本目的:一是弄清历史文化的本体内涵与特征,总结其历史价值与意义;二是根据现实社会发展需要,进行历史文化资源的有效保护、合理传承和积极发展。在这个问题上,很容易出现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偏差,视历史文化为谋求实利的工具,将其庸俗化、扭曲化,甚至出现借用历史文化之名而行伪造历史之实的现象。

就绍兴古城文化的当代传承和发展而言,首先需要树立正确的观念。绍兴古城文化是一种历史资源,对其传承与发展必须以尊重历史为前提,从历史遗产的角度来加以认识,形成合理传承和有效发展相结合的观念。要认识到历史文化的开发为了适应现实文化建设的需要,推动社会的持续发展,其中既有着经济利益方面的追求,更有着文化意识观念的引导和文化活动的促进作用。由此观念出发,具体可从五方面入手:

一是重视历史资源的深入挖掘、搜集和系统整理、保护,这是传统文化当代传承和发展的前提和基础。有关绍兴古城文化的历史资源,可谓零散而丰富。就形式而言,可分为文献资料、实物资料和非物质性文化遗存三部分。其中,文献资料是指历代文献的记载和相关研究成果,实物资料是指各种历史遗迹和遗物,非物质性文化遗存是指历史传统意识与观念、传统地域精神、传统社会风气和风俗、口头传说等。就内容而言,可分为绍兴古城本体文化资源和绍兴地方文化资源两部分。前者包括绍兴城市文明的源起、发展、演变的历史过程;后者包括历史上绍兴地方社会、经济、文化、生活等不同侧面的发展轨迹和活动内涵与特点。

二是深化相关研究,完善研究体系。迄今为止,有关绍兴古城文化的研究虽已取得不少成果,但整体而言尚缺乏系统性,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都亟待加强。毫无疑问,如果对绍兴古城文化没有完整认识和深刻理解,就不可能进行正确的传承和发展。这方面,关键在于研究力量的全面组织和有效整合,包括建立有关研究组织、制订研究计划、设置研究课题等,既要充分依靠本地研究基础和研究力量,又要扩大视野,积极开展与有关研究机构和高校研究人员的联系与合作,以提升研究层次。



任桂全《绍兴城市史》(先秦至北宋卷)

三是强化宣传力度,扩大社会影响。对于绍兴古城文化的宣传,不能停留于简单的历史介绍,而是结合其文化内涵的不同内容和特点,进行多层次、多途径的传播。运用通俗讲座、媒体介绍、网络宣传、文化研讨、建立文化标志等方式,一方面,让本地广大普通民众正确了解绍兴古城文化的历史与特色,形成更为浓厚的历史文化氛围,进而成为一种地方文化意识;另一方面,突显绍兴古城文化的特色,进一步扩大在全国的影响。

四是充分利用无形的文化遗产,积极推动当代文化发展。应该说,围绕绍兴古城文化的讨论和研究,本身就是当前绍兴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通过对绍兴古城文化内在精神和历史价值的总结与介绍,又有助于推动绍兴文化地方特色的培养,更好地加强人们热爱家乡的乡土观念,不仅时时关心家乡的社会与文化发展,而且进一步积极主动地投身于家乡建设活动之中。

五是结合地方经济建设,构建特色文化产业体系。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思考绍兴古城文化的开发,要避免模仿历史的简单思维,重视将文化的历史内含和地域特征作为产业发展的内在意识。从旅游业的角度来讲,要做到层次性、系统性和特色性。所谓层次性,就是既包括有形文化,诸如历史遗迹、历史遗物、历史场境的原态展示;又包括无形文化传统,诸如历史风俗、社会观念等方面的现实演义。所谓系统性,是指相关的文化旅游不能局限于几个地点和活动的拼凑,而是让人们能全面接触和系统体验相关历史文化,包括从乡村聚落到中心城池,从家庭形态到社会组织,从民间生活方式到上层政治活动等。所谓特色性,就是要充分体现绍兴古城文化的历史特色和绍兴文化的地方特色,以此作为旅游产业的竞争核力。事实上,目前各地以历史文化为依托的旅游产业建设的成败,最关键的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地方特色。只有做足、做大自身特色,才吸引人们的关注,在日趋激烈的产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中国围棋协会 | 浙江省围棋协会 | 搜狐棋牌 | 新浪棋牌 | 人民网棋牌 | 围棋学研网 | TOM棋圣道场 | 弈城围棋网
 
浙ICP备17008835号-1  版权所有:绍兴市围棋协会